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代言情 > 盛嫁无双:神医王爷不良妃 > 第600章 600.晋连城的逃生之计(二更)

第600章 600.晋连城的逃生之计(二更)

作品:盛嫁无双:神医王爷不良妃 作者:三木游游 分类:古代言情 字数:4603 更新时间:19-05-15 16:15

晋连城躺在死人堆里,闭着眼睛装死。他想萧星寒来之前或许根本不知道他在这儿,他这次是被明心瑶给殃及了,假如他们那个义父不出现的话,明心瑶没有活路了。

晋连城其实觉得很奇怪,明心瑶像是中了傀儡蛊,但是傀儡蛊这种东西必须从口入,不会出现突然中蛊的情况。明心瑶之前明明好好的,如果早就被人控制的话,本身是可以看出来眼神不同的。

但也不像是什么毒,假如是空气中的毒,晋连城离明心瑶那么近,他为何没有受到影响?就算是延迟发作的毒,也不可能那么巧,正好在明心瑶准备射箭的时候突然发作,让她失去神智,射向了晋连城。

晋连城知道一定是萧星寒来了,而他怀疑这可能是另外一种萧星寒新做出来的蛊毒。

今夜的事情会走向什么结局,晋连城不知道,他唯一的想法只有保命。

杀戮还在继续,韩家的那些高手反应过来都开始反击,想把突然发疯的明心瑶给拿下。可惜,明心瑶现在的武功不在晋连城之下,跟韩御相差无几,那些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,就连韩御也已经在一开始就被明心瑶给杀了。

明心瑶浑身是血,脑海中只回荡着一个字“杀”,她甚至没有防御,不管自己是否会受伤,只想杀人。

萧星寒在暗处看着,一直到明心瑶除掉了她手下半数高手,自己浑身染血,全都是伤,城主府的方向,终于有动静了。

一道黑影仿佛一片轻盈的墨羽,从城主府中出来,速度极快,朝着明心瑶所在的方向而去。

萧星寒眼眸微微眯了起来,但是夜色幽暗,他只能看到有个人过去了,那人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色的斗篷之中,速度又太快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萧星寒待在原地没动,看着那人到了明心瑶身旁之后,明心瑶挥剑朝着那人杀了过去,那人伸手就把明心瑶的剑折断了,然后一掌劈晕了明心瑶,把她提了起来。

而此时,在城楼上面装死的晋连城想着那应该是他和明心瑶的义父来了,担心那人只顾明心瑶,把他扔下,就爬起来,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叫了一声:“义父!”晋连城怀疑萧星寒就在附近盯着,他现在受了重伤,如果留在这里,很快就会落入萧星寒的手中。

那人提着明心瑶,飞身上了城楼,另外一只手把晋连城也提了起来,并没有要离开鄱阳城的打算,而是带着他们二人又往城主府的方向走了。

萧星寒依旧没出手,就在暗处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。他转身,回去找齐昀了。

“如何?”齐昀脸色有些发白,因为血奴蛊被下在了他身上,他为了控制明心瑶,耗费了巨大的心神。如果不是之前萧星寒给他疗伤,还给他吃了很多补药,他怕是很难撑得住。

“出现了一个人,还不到动手的时候。”萧星寒说。他不确定那人到底是谁,也不确定那个人的实力,贸然出手,一旦不敌,逃走的话必须照顾到齐昀,在齐昀可以全身而退的情况下才能走。

“接下来还需要怎么做?”齐昀问。

“你就在这里等着。”萧星寒说,“好好休息,或许还有让你出手的机会。”

“好,那你不管做什么,都要注意安全。”齐昀点头说。

鄱阳城城主府之中,晋连城的伤口已经被止了血,是带他回来的那个黑衣人做的,但晋连城明显感觉到,这并不是他和明心瑶的那位义父。晋连城觉得他那个义父应该就在附近,只是没有亲自现身,派了一个属下出手。

晋连城本来担心,这人把他和明心瑶带回城主府的路上,萧星寒会出手拦截。谁知道,萧星寒很能沉得住气,到现在也没有现身。

双方在博弈。

萧星寒要找的是真正的主使之人,但那人并不会轻易现身。就连晋连城,到现在为止,距离那人的距离,最近的一次是三米远,还隔着屏风。

双方都在暗处,谁先暴露,就容易处于劣势。而在这场博弈之中,明心瑶对这方来说,是棋子,对于萧星寒来说,不过是炮灰。晋连城自认为他不是棋子,也不是炮灰,这次纯属被殃及的池鱼,他根本就不该跟明心瑶那个愚蠢的贱货为伍……

被打晕带回来的明心瑶就在旁边地上扔着,浑身都是血,全身多处受伤。她为了迎接萧星寒,每天精心打扮,要戴在头上遮挡瞎眼的珠帘,此时歪歪扭扭地缠在她的脸上,看起来狼狈至极,也丑陋至极。

把晋连城和明心瑶带回来的黑衣人一言不发,给晋连城疗伤之后,就去给明心瑶把脉。这次把脉用了很长时间。

“她到底是怎么了?”晋连城问了一句。

黑衣人并没有回答晋连城的问题,站了起来,很快离开了,离开之前扔下一句话:“你给她疗伤。”的确不是那个“义父”的声音。

晋连城捂着胸口,从床上爬起来,艰难地下地,跪在了明心瑶身旁,自己去给明心瑶把脉。

把脉的结果,晋连城发现明心瑶没有中毒,也没有中蛊的迹象,他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晋连城看着明心瑶脸色苍白地躺在那里,皱眉思索了一会儿,对于明心瑶之前的失常原因,也没有头绪,便不想了。捡起刚刚那人留下的伤药,开始给明心瑶上药。

晋连城草草地把明心瑶身上的伤口处理了,自己又爬回了床上去躺着,睁着眼睛看着床顶。经历过噬心蛊之后,晋连城觉得,现在胸口的剧痛都不算什么了。

“连城。”

并不陌生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,晋连城心中微惊,捂着胸口从床上坐了起来,开口叫了一声:“义父。”

依旧只是一个黑影,出现在房间里,这次距离晋连城只有两米远,还在往床边走。

黑影走到了明心瑶身旁,俯身,去给明心瑶把脉。

晋连城慢慢地从床上下来,扶着床,站在一旁。

“义父,她是中蛊了吗?”晋连城看到黑衣人起身,就开口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。”低沉苍老的声音,“她不会中蛊,你也不会再中蛊。”

晋连城心中一动,想起了之前这人给他解噬心蛊的方式,让他喝了一点不知道谁的血。难道说,那种血可以抵抗所有的蛊毒?那是不是他所中的子母共生蛊已经没了?

晋连城问出了他的疑问,那人却说:“子母共生蛊,不可解。”

晋连城有些失望,又问了一个问题:“这样的话,是不是还生蛊也没用了?”

“还生蛊,有用。”那人说。

晋连城心中暗想,那血似乎也没有多厉害,就只是能抵挡这种普通的蛊毒而已。但萧星寒从小就是学医的,蛊术后学的,现在也已经到了超越前人的境界,根本防不胜防。

那人将明心瑶弄醒了,晋连城默默地在床上坐下来,随时准备躲闪,因为觉得明心瑶可能还会发疯。

但是明心瑶这次并没有发疯,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有些迷茫,随后身体各处的痛楚让她很快清醒了过来,喃喃地问了一句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“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晋连城问明心瑶。

明心瑶坐起来,看向了晋连城,神色难看地说:“我只记得萧星寒来了,我拿了弓箭,要射他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他给我下了傀儡蛊?”

“你没中傀儡蛊。”晋连城说,“这几天有没有可疑的人接近你?你有没有吃过什么可疑的东西?”

明心瑶拧眉摇头说:“没有……我很小心…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……”

“你发疯了,你的箭射了我,你杀了韩御,还有韩家几十个高手。”晋连城低声说。

明心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:“这怎么可能?萧星寒呢?他呢?”

“你看到的萧星寒是个假人,那艘船不过是为了吸引我们的视线而已,萧星寒到现在都没出现,但他一定在城里,而且你发疯那件事,绝对是他做的。”晋连城看着明心瑶说。

“他……他到底对我做了什么……”明心瑶看着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,但她对于如何受伤这件事,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

“反正不是傀儡蛊,因为当时你发疯的时候跟我在一起,没人给你下蛊,现在又突然好了,中间也没有人给你解蛊。”晋连城说。

“义父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明心瑶转头问站在不远处阴影之中的那人。

那人声音低沉地说:“萧星寒,果然是医毒天才,这应该是一种超越傀儡蛊的蛊术,直接控制了你的心智。”

晋连城和明心瑶都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人。超越傀儡蛊?什么都没对明心瑶做,就能远远地控制明心瑶的心智?这太恐怖了!

“他想控制谁就控制谁吗?”明心瑶失声问。

“不可能。”那人说,“或许,是因为你那个孪生兄长,他利用了至亲的血缘。”

明心瑶神色震惊,喃喃地说:“他还是跟曾经一样,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才神医……”

“那岂不是明心瑶接下来随时都会发疯?”晋连城皱眉说。

“用血踪蛊,找到齐昀!”明心瑶突然开口说。

晋连城冷哼了一声:“你以为萧星寒会给你这个机会?”蠢货……

“鄱阳城就这么大,他们能躲到哪里去?接下来掘地三尺,也要把他们找出来!”明心瑶厉声说。

“只要萧星寒想躲,我们不可能找得到他。”晋连城对此并不乐观。

“他不可能一直躲下去!”明心瑶冷声说。

“这是自然,但他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,我们不会知道。”晋连城说。

“连城,你有什么想法?”那人问晋连城。

晋连城眼眸微闪:“萧星寒此行的目的,肯定是冲着义父来的,如果义父不现身,他就不会出现。我想,他现在肯定盯着城主府,不如我们假装离开,引他现身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明心瑶皱眉问。

“意思就是,义父的属下现身,萧星寒都没有中计出手,因为他很谨慎,想要确定找到了真正的主使之人再动手。如果看到我们要走,他总不能继续躲着,任由我们脱离他的视线吧?既然他在暗处,那就逼他出来。”晋连城目光幽深地说。

“妙计!”明心瑶眼睛一亮,“等他现身了,有义父在,只需用音攻,他无处躲,也无处逃!我们可以兵分两路,晋连城你去引出萧星寒,我和义父躲在暗处,对他出手,到时候定然万无一失!”

“明心瑶,你现在根本不能出手,因为萧星寒随时可以把你变成一个疯子。”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,冷哼了一声说。

明心瑶神色一僵:“既然如此,那晋连城你自己去引出萧星寒,你们把我打晕或者迷晕,都可以。义父根本不必现身,在暗处等到萧星寒出现,也不用露面,用音攻即可!到时候找个女人假扮我,找个人假扮义父,跟晋连城一起上船。”明心瑶话落又加了一句。

“只让我自己暴露,现在我还受了重伤,万一出了什么事……”晋连城神色有些难看。

明心瑶却冷笑:“能出什么事?萧星寒一旦现身,义父就出手了!再说了,你现在是光头,断臂,别人也没有办法假扮你!这主意还是你出的,怎么,现在你又怕了?”

晋连城脸色不好看:“说得好像你不怕死一样,我只听义父吩咐。”

“义父,这个计划可行!”明心瑶显然很赞成晋连城提出的这个计划,并且自作聪明地打算让晋连城自己暴露在萧星寒面前,她躲起来等着他们的义父拿下萧星寒。

晋连城和明心瑶都在等着他们的义父表态,那人沉默了片刻之后说:“好,就这么做。”

暗夜时分,一行四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鄱阳城城主府,从与城门相反的方向,往城外而去。

海岸边停着一艘小船,四人到了岸边之后停下来,晋连城的光头在夜色之中十分亮眼,断臂也很明显。他捂着胸口,微微躬身,对旁边一个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恭敬地说:“义父,萧星寒有备而来,我们现在趁他不在朔雪城,前去朔雪城偷袭,才能占得先机。”

“嗯,走吧。”黑衣人飞身而起,轻飘飘地落在了船上。晋连城捂着胸口紧随其后,然后是另外一个黑衣人抱着处于昏迷之中的“明心瑶”,最后上了船。

小船离岸,朝着远处而去,速度并不快。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引出萧星寒,而不是真的要走。

小船已经离岸近千米,风浪颠簸,晋连城身体无法站立,仅剩的一只手扶住了正在驾船的那个黑衣人,刚松开,又扶了一下旁边另外一个黑衣人,才勉强站定。

“怎么还没有人现身?我们该回去了吧?”驾船的黑衣人问了一句。

下一刻,黑衣人突然感觉脑袋有些晕眩,软软地倒了下去,另外一个黑衣人也一头栽进了海中!

晋连城擦干净手上抹的毒药,把船上的黑衣人和假扮明心瑶的那个女人都推到了海里去,让小船在海上随风漂着往前走,远远地看了一眼鄱阳城的方向,冷笑了一声:“这么明显的诱敌,萧星寒怎么可能会中计?他只能确定我是真的,但他这次根本不是冲我来的,果然如果所料,没打算管我!不过老子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可以远走高飞了。摆脱明心瑶那个脑残,还有那个人,总感觉他很危险。萧星寒,我真心祝你这次走不出鄱阳城,阿弥陀佛……”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添加书签"记录本次(第600章 600.晋连城的逃生之计(二更)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盛嫁无双:神医王爷不良妃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乐心人中文(www.lxrzw.com),谢谢您的支持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