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幻想奇缘 > 荆南录 > 第185章 捅刀子

第185章 捅刀子

作品:荆南录 作者:南门之墠 分类:幻想奇缘 字数:2080 更新时间:19-04-16 10:00

太原府里,夜色如墨,无尘猛然睁开眼睛,外面马蹄声声,悬在头上的那把刀终于还是落了下来。

刹那间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,门子拎着灯笼走了过来:“小姐,外面起兵了。”

“什么情况?”

“现在还不清楚。”

无尘翻身下了床,直接出了屋子,正准备往外面去看一看,就看见瑟瑟、李寰、李宇跑了过来。

“无尘,外面在跑马。”瑟瑟说。

李寰手上拿了一柄剑,李宇手上也拿了刀,万一有人闯府,他们必然誓死抵抗。

“恩,我知道了,你们先不着急,看看什么情况。李寰李宇,你们去你母亲屋里。”无尘一边说,一边往外走:“瑟瑟,陪我去。”

看着无尘和瑟瑟脚步如风一样出了门。李寰和李宇彼此对视了一眼,因为他们太弱了,姑姑就不让他们同行。

李寰年纪大些,拍了拍李宇的肩膀:“没事,我们照顾好母亲,免得母亲担心。”

也只能这样了。

无尘站在屋顶上,身影隐在阴影里,夜晚的街道寂静无声,但是不少房屋都亮起了灯,只怕也是听到了马蹄声。

骑兵后面是步兵,络绎不绝,一眼看过去,太原城中全部都是士兵,这么多人是怎么进城的?

士兵们往各个城门去,无尘看着站在下面的瑟瑟:“我去看看,你关闭好家门。”

“好,你放心。”

无尘的身影如鬼魅一样飘荡在城中,脚步轻点,身姿如飞,满城风雨,所有人都醒了,惴惴不安。

一路行来,无尘在安重诲的府中听到了嘈杂声。

“陛下已经在城外了,你为什么不放陛下进来。”王韧义愤填膺。

院子里火把烈烈,上百个士兵围着王韧一行人,安重诲站在台阶上看着王韧:“此事,王大人不必关心,好好呆在我府中就可以了。”

“安将军,你这是干什么?软禁我们?”

“为何不迎陛下进城?”

“你这是要置陛下于死地。”

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都在为李存勖愤愤不平。

原来,已经打到太原了,李嗣源不愧是一员猛将。无尘看着火光中的安重诲,只见他轻飘飘地抽出腰间的刀掷到王韧他们的面前:“既然诸位如此忠心仁义,那就请吧。”

“安重诲,你这是何意?”

“如果放李存勖进城,李嗣源肯定不会放过太原,你们是想城中所有百姓给李存勖陪葬吗?”

“不会的,放陛下进城,到时候重整兵力,再战洛阳,李嗣源不可能胜的。”

“不可能胜?如今李存勖可是被李嗣源追着打,毫无还手之力。”安重诲说:“我可以放你们出城,但是绝对不会放李存勖进城。”

“城中已经无米粮了,安重诲,你枉顾百姓安危。”

安重诲一声冷笑:“城中无米粮,但是你们见过有人死的吗?”

这些日子安重诲安排人施粥,虽说吃不饱,但的确也饿不死,即使是王韧他们也找不出不是来,只是,如今不开城门,如果到时候李存勖要攻城,他们这些人还是活不了。

开,是死,关,也是死。难啊,太难了。

“我劝各位还是莫要在我这里浪费唾沫了,还不如回家好好安排,倘若李存勖攻城,这又是一场死战。”

“安重诲,你这是要把我们全部拉下水。”

安重诲一笑,那笑在火光中阴谋重重:“很高兴和诸位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。”

王韧的脸顿时黑了,这,这,这,真是不可理喻。

无尘无声无息地立在黑暗里,刚准备离开,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王大人,李府的那位姑娘,陛下当初不是着重让你关照吗?还持有陛下亲临的令牌。”

安重诲立刻快走几步下了台阶,严肃地看着王韧:“什么令牌?什么姑娘?”

王韧瞪了杨博敏一眼,这不是节外生枝吗?

杨博敏却恍若未见一般,跟安重诲解释:“当初我们府上与李府生了些矛盾,本来是李府欠了我们的银子,最后王大人却让我们退让,说李府的小姐是陛下关照过的,有陛下亲临的令牌。如果我们用这位小姐作为要挟,陛下肯定不会攻城吧。”

这么活生生的一张盾牌,安重诲心生喜悦:“王大人,杨大人的话是否当真。”

如此被逼迫,王韧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安重诲哈哈大笑,喊了一声:“来人,去把李府给我围了,请那位姑娘来将军府。”

果然见一队士兵蓄势待发。

“且慢!”无尘穿一身深衣缓缓从屋顶飘了下来:“就不劳烦安将军了。”

看到无尘,王韧一惊:“无尘子。”

众人看到不知不觉藏在他们身边的女郎,脑袋发麻。

四周的士兵立马拔刀,严正以待,无尘视线一扫,然后看向安重诲:“安将军不是要请我来的吗?难道这就是将军的待客之道?”

安重诲眉头微皱,手不自觉地要放在腰间,却发现那刀刚刚被自己丢在了地上,一时有些尴尬,看向王韧:“这位是?”

“这位就是李府的姑娘,道号无尘子,是希夷先生的徒弟。”王韧说道。

一旁的杨博敏身子一缩,忙躲在人群的后面,今日准备背后捅李府一刀,没想到被人抓了个现形,更没有想到的竟然是希夷先生的高徒。

虽然希夷先生已经不存于世,但是关于希夷先生的传说却并没有消失,而且是越传越神,神乎其神。

安重诲却不管是不是希夷先生的徒弟,希夷先生如果真的有传闻的那么厉害,也不会生死华山,尸骨无存,甚是惨烈。

既然这位无尘子对自己有用,当然要留在自己手中,安重诲笑着说:“我府中有今年刚来的新茶,还请李小姐品尝品尝。”

无尘点头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只是我李府,老老小小的,将军还是莫要去叨唠了,以免吓出个好歹来,那就不好看了。”

这位无尘子,说话轻飘飘的,却让人不敢轻视,安重诲忙冲已经准备出门的士兵招了招手:“你们不用去了,就在府中保护无尘子吧。”

说是保护,实则是软禁。

无尘倒无所谓:“行,那我就去尝尝将军府今年的新茶。”

“无尘子,请!”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添加书签"记录本次(第185章 捅刀子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荆南录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乐心人中文(www.lxrzw.com),谢谢您的支持!!